聊聊吃素這事兒

我是個素食者,這讓大家很奇怪,為什麽會吃素呢?

其實我以前不是這樣的,我自己發現,我的人生幾年前好像有一個轉折點,之前和之後很不相同。我是東北人,東北人喜歡吃肉,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了,我也不例外,那叫一個愛吃肉,什麽紅燒肉,鍋包肉,怎麽吃都不夠,每到一個地方或者飯店,必問:你們家紅燒肉做的如何?

遇到吃得地道的,我一定會把廚師請出來,指點我一下,遇到做的很差的,我會很不客氣指點他一下。

還經常自己做,看著小火燉肉,看著顏色漸漸變得深紅,心裡那叫一個舒服,就等著滿屋溢香呢。剛到北京那年,剛考完博士,等著發榜的時候,住中央電視臺的家屬樓(那裡非常舒服,能看二百多個國外的電視臺節目呢,住了一段時間,覺得英語水平直線上升),我就曾經一時興起,大清早做了紅燒肉,然後打電話把樓上樓下的哥們叫來,早餐吃紅燒肉,大家全都暈了,哪兒有早餐就是紅燒肉的啊,後來放嘴裡一嘗,都覺得不錯,結果都給吃光了。

還曾經愛吃白切雞,上海小紹興的,以前在上海的時候,經常去吃,覺得簡直是人間美味,幾天不吃都覺得虧了。

但是,等讀了博士,事情就轉變了,我的很多轉變都是在北京中醫藥大學發生的,那個時候,去食堂,總是遇到同學們吃得很簡單,我很奇怪,開始以為是大家生活水平不好,吃不起肉,後來在一起一聊,敢情,這些同學都是素食主義者啊。

我上一屆的博士,叫陳松鶴,是位北醫畢業的西醫高材生,結果卻從頭學了中醫,她是位佛教徒,非常的虔誠,吃的絕對是素食,還有幾位同學,有類似的經歷,有的與宗教有關,有的是出於健康的考慮,結果,後來我發現,大家都吃素,我反而成了另類,最後我思考再三,終於也吃素了,這一吃,也覺得不錯。

這裡,我和大家聊聊素食的事兒吧。

我雖然對佛教充滿了恭敬,但是,開始吃素的時候,卻不是因為宗教,而是從醫學的角度,和同學們討論,最後決定吃素的。

原因是,現在的肉問題太多了。

農村過去養一口豬,需要一年的時間,到了春節,才挑一個大的殺掉吃肉,這是正常的生長過程,殺一口豬,要管很長的時間,所以,我們不能每天吃到肉。

現在不同了,我們中國十幾億人,每天都要吃肉,這是一大難題,怎麽解決呢?讓豬快長唄,於是,我們發明了很多飼料,豬吃了,兩個月就長大了。

這種飼料裡面有什麽,我們想想就知道了,留在豬肉裡面多少,我們也多少能猜到一些。這不僅僅是我們國家的事兒,國外也是這樣,這是全球性的,有國外的學者統計了,說目前往家畜身上使用的各種藥物,包括激素和抗生素,有兩千七百多種,這些藥物保證了,動物可以快速、安全地長大,長得肥胖,肉多。

但是,各位想想,這些東西最後可都是我們跟著吃了啊。

除了家畜,其他的肉食也是這樣,比如養蝦,我前幾天還聽朋友說,老婆懷孕了,想吃蝦,那就吃吧,於是就買了很多。其實這個蝦也不安全,我知道現在都是蝦池養蝦了,飼養者不斷地往裡面撒激素,這樣蝦兩個星期就長得很大了,我以前說過,我的一個兄弟,妻子患了乳腺癌,我問她喜歡吃什麽,結果她是非常喜歡吃蝦,一頓自己可以吃兩盤,這裡面有很多雌激素,我們知道,乳腺癌就是和雌激素紊亂相關的。

大家都說海參好,我也知道,那是養生的東西,但是現在也是飼養的,為了除去池子裡面的水草,需要往裡面撒藥,這些藥,海參就不吸收嗎?

還有螃蟹,什麽大閘蟹的,以前都是秋季才有黃啊,後來我發現,如今任何時候都有黃了,我的母親曾經連著買螃蟹吃,說都有黃,我突然醒悟,這個季節怎麽會有黃呢?絕對是用激素了,後來一打聽,果然如此,於是堅決不讓母親再買了。

所以有人說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其實不算勇敢,現在敢吃螃蟹的人,才是真的勇敢呢!

不斷地有朋友問,自己的小孩子怎麽這麽早就發育了?上次我介紹了一個朋友的孩子,去找婦科大師柴松巖給看,柴老上來就說,這是吃出來的,以後不要吃什麽什麽了……

激素會導致什麽呢?以前美國對於絕經期的婦女,都主張補充雌激素,口服,後來不這麽幹了,為什麽呢?因為發現腫瘤的患病率上來了,一研究,原來和補充雌激素有關,於是這種做法就停止了。

其實,現在我們的腫瘤發病率已經非常的高了,與肉食相關的大腸癌的發病率就直線上升,有報告稱“北京市癌癥發病情況,1996年是1955年5.2倍。”其中大腸癌增長是六倍多。

當然,惡性腫瘤的發病率,原因比較多,空氣汙染是主要的,食物結構的改變也是主要的。

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總是聽說周圍的誰和誰得腫瘤了,可能有人認為這是錯覺,是信息溝通比以前順暢了吧?其實不是,這些研究數據告訴我們,現在的發病人數確實已經成倍增長了。

有英國醫學專家考察了我們的狀況後說,中國的惡性腫瘤發病率還沒有完全暴露出來,再過十年,將會是高峰來到了。

肉類的熟食就更沒譜了,一般在做肉的時候,會放入嫩肉粉,比如烤牛肉,現在我們會發現,這些牛肉越來越嫩了,以前咬不動的牛肉,現在怎麽變得入口即化了?有一次,我幫助一個飯店老板安裝了有線電視,他們那裡本來是沒有線路的,我找了朋友,結果老板非常感激我,有一次他推心置腹地對我說:我現在自從開飯店,自己都不敢吃烤牛肉烤羊肉串了。因為這些肉都是用嫩肉粉做的,你想啊,能把牛肉腐蝕成這樣,吃到胃裡面,你的胃不也給腐蝕了嗎?

這個老板說的對,嫩肉粉裡面加入了一些溶解肉類蛋白纖維的物質,這些東西,對人的消化道同樣是起作用的,我們的胃整天被其腐蝕,後果可想而知啊。

還有,有的肉類加工好以後,變得顏色很紅,這是為什麽呢?這是因為裡面添加了大量的亞硝酸鹽,亞硝酸鹽可以使得肉類發紅,它的具體作用是使得肉類不腐爛,可以多賣幾天,但是這個亞硝酸鹽是可以轉化為亞硝胺的,而這個亞硝胺是可以致癌的。

一般香腸制作的時候,添加的亞硝酸鹽國家是有標準的,但是小商小販自己做的話,那可就沒有標準了,為了多存放幾天,他們是敢多添加一些的。

我經常看著賣熟食的大盆裡面,肉類都是紅紅的,心想,我的天啊,放了多少的亞硝酸鹽啊。

這些問題想多了,就會覺得現在的肉其實和以前的肉不一樣了,裡面人工添加的東西太多了,雖然這樣肉類的產量大了,我們都可以吃得起了,但是代價也大,裡面有著很大的風險。

我覺得這是政府的兩難抉擇,一方面,老百姓要吃上肉,全國人民都要吃肉,如果一年養一頭豬,那大家就都要嚷嚷了,我們怎麽吃不上肉?可是,現在這麽吃,未來的問題也很多,惡性腫瘤的發病率會提高,這是政府沒法來說的,難道政府會號召大家都不吃肉,所以,還是我們自己清醒一些吧,少吃些肉,保護我們自己。

蔬菜裡面雖然也有農藥等問題,但是,比肉類少多了,一般農藥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藥性退減,而且很多蔬菜是非常便宜的,不值得放太多的農藥,所以比如大白菜、大蘿蔔等是比較安全的。

其實,吃素還有另外的考慮,對於我們生存的環境的保護。

下面是一些引用的資料,大家可以看看:

肉食消費量在1988——1998十年間整整增長了一倍,達到了人均46公斤。1998年,中國的肉食消費水平是發展中國家平均值的近兩倍。從生態學的角度和可持續發展的深遠眼光來看,這對人口超過12億的中國來說卻不啻於是一場滅頂之災。

  肉食消費的增加大大提高了糧食需求量。這給本來貧乏的土地資源帶來了極大的壓力。我們在為中國以不到全球8%的耕地養活了占全球22%的人口而自豪時,不要忘了土地資源成本。

為了提高產量,大量施用、濫用化肥,致使土壤結構被破壞,土地侵蝕情況更加嚴重。近幾年,這已引起減產,造成了損失,而從長遠來看,化肥的大量使用對生態環境的破壞作用更是無法計量。(據1995年統計數字,中國每公頃土地化肥用量為261公斤,為世界第一)

對肉食和乳制品需求的激增而導致牧草地放牧過度,因此導致草原沙化。因此而連鎖反應,必須用糧食餵養牲畜,使得谷物需求量大幅度上升。在1990年,飼養用谷物已占谷物總量的20%,(1970年只有8%)而到1999年已占到將近40%。據統計,每個中國公民一年增加1磅豬肉,就需要增加250萬噸谷物,也就是說,12億人口的飲食習慣即使只有微小的變化,也會產生很大的影響。而如果中國和印度以目前美國的水平消費需要消耗谷物的蛋白質(家畜、牛肉、人工養殖魚),世界谷物產量必須比現在高出5倍。

中國過度放牧已引起了13億畝的土地退化,過度放牧還破壞了水源的涵養功能,導致了流域生態嚴重失衡。在星河由於過度放牧導致下遊的額濟納荒漠綠洲將在30年之後變成不毛之地而融入茫茫沙漠中。15萬牧民將成為“生態難民”再度遷居,數百裡邊防線將失去唯一的綠洲支撐點。盡管如此,由於肉類食品需求增加的刺激,這些草場的牲畜畜養量還在逐年遞增。

這些說明是很有力的,因為我們為了吃肉,會用糧食去飼養動物,而這些糧食,都是我們中國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來種植的,因為我們國家的資源有限,所以,整天涮羊肉的朋友們要節制了。

另外,素食還有感情上的問題,我以前曾經仔細地看過國外的素食資料,他們很多資料做的非常的細致,其實國外的素食者非常的多,他們的素食分的很細致,各種類別的,吃什麽不吃什麽的,比如美國肥皂劇《六人行》中的菲比,她就是不吃有臉的東西。

因為我喜歡看英文原版的資料,我總想看到一些不同的角度,我看國外的素食資料的時候,就覺得他們做的工作很細,有一個澳大利亞的資料裡面,他們很細致地記錄了雞的生活,最後證明,雞是一種什麽樣的動物,他們有家庭感,他們有自己的性格特點,他們是活生生的生命,他們是很和我們一樣生活在自然界的生命,所以吃雞肉,是多麽的殘忍;然後又觀察牛的生活,做了嚴謹的記錄,結果發現牛也是有感情的,牛也是有家庭感的,那麽的可愛,如同我們的兄弟。你還吃他?

這樣的工作做的非常的仔細,如同科研記錄,結果讓我們吃肉,覺得是在吃自己的夥伴,後來確實我一看到餐桌上的肉就聯想多多,有了吃肉的心理障礙。

那麽,素食是否會影響我們的智力水平和體力,其實是不會的,相反,這個世界上一些有大成就的人,反而是素食者,從蘇格拉底、柏拉圖、畢達哥拉斯,到文藝複興時期的達芬奇、但丁、莎士比亞,再到近、現代眾多名人如雪萊、肖伯納、伏爾泰、盧梭、托爾斯泰都是素食主義者,這些人的智力水平都不是我們常人能夠相比的,比如達芬奇,那幾乎是個天才,在無數個領域都走在世界的前面,這說明素食反而對他的智力開發有利;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後來也是改成了素食,從體力方面來看,世界最著名的田徑天才劉易斯就是素食主義者,他認為素食反而有助於他提高成績,在文藝領域,麥當娜、張學友、劉德華、譚耀文、李連傑都選擇有階段地素食並極力勸導他人如此生活,而孟庭葦就絕對是素食了,因為她是佛教徒。

在歷代的佛教高僧大德中,具有大智慧者比比皆是,比如玄奘法師,具大智慧,通曉梵文,能夠在印度用梵文辯經,戰勝當地的外教,讓人佩服,翻譯佛經無數,這都是常人難以企及的事情,這都說明素食並沒有損害人的智力,相反反而能讓人思維清晰。

有篇文章,說給寺廟的和尚體檢,結果很多指標不合格,這說明素食不好,這篇文章影響很惡劣,吃肉的人都用這個來說事兒。其實,體檢是綜合體質的測試,這個營養不良是一個模糊的指標,醫學界的指標是根據大多數人定下來的,比如世界上所有的人如果都是胖子,這個指標就會改變,以此來衡量和尚,當然不合格(這個合格標準是人為定下來的),可是,要知道,我們現在大多數的人是營養過剩的,這種代謝過剩的疾病是非常多的,那麽,如果再結合和尚們都很長壽,我們倒是可以這樣認為,這種營養不良並不是壞事兒。

世界上最長壽的地區在中國廣西的巴馬,那裡的人們吃肉很少,每年就只能在過年的時候殺一次豬,但是,百歲老人的比率世界第一,我估計,如果體檢,按照我們現在的標準,指標也會顯示營養不良的,關鍵是,這個“不良”的標準是什麽。

當然,其實我不大喜歡素食主義這個詞兒,什麽事兒都變成主義了,都必須執行,就沒有意思了,我是主張自然而然的做法,基本吃素,但是絕對不給自己設置死命令,我也沒有讓大家立刻不吃肉了絕對吃素的意思,大家知道現在的肉類不好,有問題就可以了,我們盡量少吃點肉,對自己有好處的。

如果從佛教的角度來講,可以利益有情眾生,少犯殺戮之罪,也是給自己種下一片福田啊。

趣味圖案

chi.gif

線上人數

目前有 40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留言板

Copyright © 2018 健康樂活 2.5. All Rights Reserved.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規定發佈的自由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