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計 混水摸魚

乘其陰亂1,利其弱而無主。隨,以向晦入宴息2

  1. 乘其陰亂: 陰,內部。意為乘敵人內部發生混亂。
  2. 隨,以向晦入宴息:語出《易經﹒隨》卦。隨,卦名。本卦為異卦相疊(震下兌上)。本卦上卦為兌為澤;下卦為震為雷。言雷入澤中,大地寒凝,萬物蟄伏,故如象名「隨」。隨,順從之意。《隨卦》的《象》辭說:「澤中有雷,隨。君子以向晦入宴息。」意為人要隨應天時去作息,向晚就當入室休息。

此計運用此象理,是說打仗時要得於抓住敵方的可乘之隙,而我藉機行事,使亂順我之意,我便亂中取利。

古人按語說:動盪之際,數力衝撞,弱者依違無主,散蔽而不察,我隨而取之。《六韜》日:「三軍數驚,士卒不齊,相恐以敵強,相語以不利,耳目相屬,妖言不止,眾口相惑,不畏法令,不重其將:此弱征也。」是魚,混戰之際,擇此面取之。如:劉備之得荊州,取西川,皆此計也。

局面混亂不定,一定存在著多種互相衝突的力量,那些弱小的力量這時都在考慮,到底要依靠哪一邊,一時難以確定,敵人又被蒙蔽難以察覺。這個時候,己方就要乘機把水攪渾,順手得利。古代兵書《六韜》中列舉了敵軍的衰弱徵狀:全軍多次受驚,兵士軍心不穩,發牢騷,說洩氣話,傳遞小道消息,謠言不斷,不怕法令,不尊重將領……這時,可以說是水已渾了.就應該乘機撈魚,取得勝利。運用此計的關鍵,是指揮員一定要正確分析形勢,發揮主觀能動性,千方百計把水攪渾,主動權就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

混水摸魚,原意是,在混濁的水中,魚暈頭轉向,乘機摸魚,可以得到意外的好處。此計用於軍事,是指當敵人混亂無主時,乘機奪取勝利的謀略。在混濁的水中,魚兒辨不清方向,在複雜的戰爭中,弱小的一方經常會動搖不定,這裡就有可乘之機。更多的時候,這個可乘之機不能只靠等待,而應主動去製造這種可乘之機。一方主動去把水攪渾,一切情況開始複雜起來,然後可藉機行事。

唐朝開元年間,契丹叛亂,多次侵犯唐朝。朝廷派張守圭為幽州節度使,平定契丹之亂。契丹大將可突干幾次攻幽州,未能攻下。可突干想探聽唐軍虛實,派使者到幽州,假意表示願意重新歸順朝廷,永不進犯。張守圭知道契丹勢力正旺,主動求和,必定有詐。他將計就計,客氣地接待了來使。第二天,他派王悔代表朝廷到可突干營中宣撫,並命王悔一定要探明契丹內部的底細。王悔在契丹營中受到熱情接待,他在招待酒宴上仔細觀察契丹眾將的一舉一動。他發現,契丹全將在對朝廷的態度上並不一致。他又從一個小兵口中探聽到分掌兵權的李過折一向與可突干有矛盾,兩人貌合神離.互不服氣。王悔特意去拜訪李過折,裝作不瞭解他和可突干之間的矛盾,當著李過折的面,假意大肆誇獎可突干的才幹。李過折聽罷,怒火中燒,說可突干主張反唐,使契丹陷於戰亂,人民十分怨恨。並告訴王悔,契丹這次求和完全是假意,可突干已向突厥借兵,不日就要攻打幽州。王悔乘機勸說李過折,唐軍勢力浩大,可突汗肯定失敗。他如脫離可突汗,建功立業,朝廷保證一定會重用他。李過折果然心動,表示願意歸順朝廷。王悔任務完成,立即辭別契丹王返回幽州。第二天晚上,李過折率領本部人馬,突襲可突干的中軍大帳。可突干毫無防備,被李過折斬於營中,這一下,契丹營大亂。忠於可突干的大將涅禮召集人馬,與李過折展開激戰,殺了李過折。張守圭探得消息,立即親率人馬趕來接應李過折的部從。唐軍火速衝入契丹軍營,契丹軍內正在火並,混亂不堪。張守圭乘勢發動猛攻,生擒涅禮,大破契丹軍。從此,契丹叛亂被平息。

赤壁大戰,曹操大敗。為了防止孫權北進,曹操派大將曹仁駐守南郡(今湖北公安縣)。這時,孫權、劉備都在打南郡的主意。周瑜因赤壁大戰,氣勢如虹,下令進兵,攻取南郡。劉備也把部隊調到油江口駐紮,眼睛死死地盯住南郡。周瑜說:「為了攻打南郡,我東吳花多大的代價,南郡垂手可得。劉備休想做奪取南郡的美夢!」劉備為了穩住周瑜,首先派人到周瑜營中祝賀。周瑜心想,我一定要見見劉備,看他有何打算。第二天,周瑜親自到劉備營中回謝,在酒席之中,周瑜單刀直入問劉備駐紮油江口,是不是要取南郡?劉備說:聽說都督要攻打南郡,特來相助。如果都督不取,那我就去佔領。周瑜大笑,說南郡指日可下,如何不取?劉備說:都督不可輕敵,曹仁勇不可擋,能不能攻下南郡,話還不敢說。周瑜一貫驕傲自負,聽劉備這麼一說,很不高興,他脫口而出:「我若攻不下南郡,就聽任豫州(即劉備)去取。」劉備盼的就是這句話,馬上說:「都督說得好,子敬(即魯肅)、孔明都在場作證。我先讓你去取南郡,如果取不下,我就去取。你可千萬不能反悔啊。」周瑜一笑,哪裡會把劉備放在心上。周瑜走後,諸葛亮建議按兵不動,讓周瑜先去與曹兵廝殺。

周瑜發兵,首先攻下彝陵(今湖北宜昌)。然後乘勝攻打南郡,卻中了曹仁誘敵之計,自己中箭而返。曹仁見周瑜中了毒箭受傷,非常高興,每日派人到周瑜營前叫戰。周瑜只是堅守營門,不肯出戰。一天,曹仁親自帶領大軍,前來挑戰。周瑜帶領數百騎兵衝出營門大戰曹軍。開戰不多時,忽聽周瑜大叫一聲,口吐鮮血,墜於馬下,被眾將救回營中,原來這是周瑜定下的欺騙敵人的計謀,一時傳出周瑜箭瘡大發而死的消息。周瑜營中奏起哀樂,士兵們都戴了孝,曹仁聞訊,大喜過望,決定趁周瑜剛死,東吳沒有準備的時機前去劫營,割下周瑜的首級,到曹操那裡去領賞。

當天晚上,曹仁親率大軍去劫營,城中只留下陳矯帶少數士兵護城。曹仁大軍趁著黑夜衝進周瑜大營,只見營中寂靜無聲,空無一人。曹仁情知中計,急忙退兵,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只聽一聲炮響,周瑜率兵從四面八方殺出。曹仁好不容易從包圍中衝出,退返南郡,又遇東吳伏兵阻截,只得往北逃去。

周瑜大勝曹仁,立即率兵直奔南郡。等周瑜率部趕到南郡,只見南郡城頭佈滿旌旗。原來趙雲已奉諸慕亮之命,乘周瑜、曹仁激戰正酣之時,輕易地攻取了南郡。諸葛亮利用搜得的兵符,又連夜派人冒充曹仁救援,輕易地詐取了荊州、襄陽。周瑜這一回自知上了諸葛亮的大當,氣得昏了過去。

趣味圖案

monk05.gif

線上人數

目前有 8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留言板

Copyright © 2018 健康樂活 2.5. All Rights Reserved.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規定發佈的自由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