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套 勝戰計

第一計 瞞天過海

備周則意怠1;常見則不疑。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2。太 3陽,太陰。

  1. 備周則意怠:防備十分周密,往往容易讓人鬥志鬆懈,削弱戰力。
  2. 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陰陽是我國古代傳統哲學和文化思想的基點,其 思想籠罩著大千宇宙、細末塵埃,並影響到意識形態的一切領域。陰陽學說是把宇 宙萬物作為對立的統一體來看待,表現出樸素的辯證思想。陰、陽二字早在甲骨文、 金文中出現過,但作為陰氣、陽氣的陰陽學說,最早是由道家始祖楚國人老子所倡 導,並非《易經》提出。此計中所講的陰指機密、隱蔽;陽,指公開、暴露。陰在 陽之內,不在陽之對,在兵法上是說秘計往往隱藏於公開的事物裡,而不在公開事 物的對立面上,就是說非常公開的往往蘊藏著非常機密的。
  3. 太:極,極大。此句意同上。

古人按語說:陰謀作為,不能背於秘處行之。夜半行竊,僻巷殺人,愚俗之行, 非謀士之所為也。

這是說「瞞天過海」之謀略決不可以與「欺上瞞下」、「掩耳盜鈴」或者諸如 夜中行竊、拖人衣裘、僻處謀命之類等同,也決不是謀略之士所應當做的事情。雖 然,這兩種在某種程度上都含有欺騙性在內,但其動機、性質、目的是不相同的, 自是不可以混為一談。這一計的兵法運用,常常是著眼於人們在觀察處理世事中, 由於對某些事情的習見不疑而自覺不自覺地產生了疏漏和鬆懈,故能乘虛而示假隱 真,掩蓋某種軍事行動,把握時機,出奇制勝。

見《永樂大典——薛仁貴征遼事略》唐太宗貞觀十七年,御駕親征,領三十萬 大軍以寧東土。一日,浩蕩大軍東進來到大海邊上,帝見眼前只是白浪排空,海茫 無窮,即向眾總管問及過海之計,四下面面相覷。忽傳一個近居海上的豪民請求見 駕,並稱三十萬過海軍糧此家業已獨備。帝大喜,便率百官隨這豪民來到海邊。只 見萬戶皆用一彩幕遮圍,十分嚴密。豪民老人東向倒步引帝入室。室內更是繡幔彩 錦,茵褥舖地。百官進酒,宴飲甚樂。不久,風聲四起,波響如雷,杯盞傾側,人 身搖動,良久不止。太宗警驚,忙令近臣揭開彩幕察看,不看則已,一看愕然。滿 目皆一片清清海水橫無際涯,哪裡是什麼在豪民家作客,大軍竟然已航行在大海之 上了! 原來這豪民是新招壯士薛仁貴扮成, 這「瞞天過海」計策就是他策劃的。 「瞞天過海」用在兵法上,實屬一種示假隱真的疑兵之計,用來作戰役偽裝,以期 達到出其不意的戰鬥成果。

公元589年,隋朝將大舉攻打陳國。這陳國乃是公元557年陳霸先稱帝建國,定 國號為陳,建都城於建康,也就是今天的南京。戰前,隋朝將領賀若弼因奉命統領 江防,經常組織沿江守備部隊調防。每次調防都命令部隊於歷陽(也就是今天安徽 省和縣一帶地方)集中。還特令三軍集中時,必須大列旗幟,遍支警帳,張揚聲勢, 以迷惑陳國。果真陳國難辨虛實,起初以為大軍將至,盡發國中士卒兵馬,準備迎 敵面戰。可是不久,又發現是隋軍守備人馬調防,並非出擊,陳便撤回集結的迎戰 部隊。如此五次三番,隋軍調防頻繁,蛛絲馬跡一點不露,陳國竟然也司空見慣, 戒備鬆懈。直到隋將賀若弼大軍渡江而來,陳國居然未有覺察。隋軍如同天兵壓頂, 令陳兵猝不及防,遂一舉拔取陳國的南徐州(今天的講蘇省鎮江市一帶)。

趣味圖案

exercise5.gif

線上人數

目前有 84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

留言板

Copyright © 2018 健康樂活 2.5. All Rights Reserved.
Joomla! 是依照 GNU General Public License.規定發佈的自由軟體